首页 东方 第七章 小警察自己送上门来了

第七章 小警察自己送上门来了

  舞池当中,许许多多的男女在里面跳舞,他们伴随着动感的音乐疯狂地扭动着身体,迷离的光线犹如催化剂一般让他们无止无休地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,酒香环绕。

  安琳颓废地坐在沙发上,身上的衣服歪歪扭扭,长发贴在脸上,傻笑地盯着眼前的酒瓶,然后又把一杯又一杯的烈酒灌进喉咙里,酒水入喉,如同火炉灼热着她的五脏六腑。她舒服地眯了眯眼睛,但眼角却流出了泪水。

  “骗子,沈溪这个大骗子!浪费了我一年的青春。”

  安琳像个疯子似的大吼,还好,这里的声音很嘈杂,很好地掩盖住了安琳的声音。

  “还有那个安欣!有孩子了不起啊!人民警察就不能犯法啊!”安琳说着,眼泪汹涌而出。

  “没错!他们都该死!一群渣渣,我在我的漫画里把他们都画死。”苏雯雯的声音在安琳身边响起,她整个人都趴在了沙发上,微圆的脸蛋看上去浑像个包子,穿着简单方便的衬衫,上面画着蜡笔小新。

  “嘿嘿,你那个漫画还真的有人看啊,我看了,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两个男的在一起……”安琳胡乱地挥了挥手,不客气地拍到了苏雯雯的脑袋。

  “那是你不懂审美,同性才叫真爱好吗!活该你这种人一辈子单身。”苏雯雯哼唧了两声,然后在酒精的作用下彻底昏死了过去。

  “活该我一辈子单身……”安琳念叨着,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,现在的沈溪在干什么呢?跟安欣风流快活?

  明天他们就要幸福甜美地结婚了,而她呢?就像个丧家之犬在这里期期艾艾。

  凭什么!

  “啊!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舞池里忽然更加沸腾起来,所有女人都尖叫着看着一个方向,安琳也不例外,顺着别人的目光就看了过去。

  一个男人走了过去,他穿着白色衬衫,领口的两个扣子没有扣上,露出了性感的锁骨,隐隐约约能看到男人精瘦的腹肌,他的侧脸犹如刀削一般完美,充满蛊惑的瞳孔有着能魅惑人心的作用,冷艳高贵的气质,身形瘦削,他就随便往那一站就是一道最靓丽最让人流口水的风景线。

  安琳扭头看了一眼睡死的苏雯雯,这家伙最喜欢看美男了,要是知道因为睡觉而错过这个美男的话不知道得后悔成什么样子。

  “喂喂,起床,有帅哥。”安琳拍了拍苏雯雯,但是对方纹丝不动,浑如死猪。

  男人很快就从安琳的眼前走了过去,安琳定定地瞧着这张侧脸,她总觉得这张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。

  能让自己觉得熟悉的帅哥,难道是沈溪?

  被酒精烧脑的安琳现在已经完全丧失掉了平日的理智,她从一大堆空酒瓶里面站了起来,头昏脑涨地跟了上去!

  光着脚,安琳跟着对方七扭八转地走到了三楼,眼看着那个男人走进了一间客房,安琳也走到了门前,抬起手重重地敲了敲门“开门开门!给我开门!我要你给我解释。”

  她扶住门把手,没想到门竟然没关,她的身子一倾,直直地摔了进去。

  “扑通!”

  她发出了一声闷响,虽然有柔软的地毯帮着分散了大半的伤害,但她还是疼得摸了摸额头,感觉头更晕了。

  抬起眼睛,迷离的视线中,她看到了一双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她抬起头,看到了刚才走过去的男人。

  模糊的光线和酒精的合力作用下,眼前男人的脸渐渐和记忆中沈溪的脸渐渐重合起来,安琳喘着粗气,拽着男人的衣服,总算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  看到这样一个披头散发的醉酒女人,迟怀景皱起了长眉。

  “姓沈的,你今天就要给我一个解释!”为了再次跌到,安琳环住了迟怀景的脖子。

  有致的身材贴在自己身上,迟怀景漆黑的瞳孔色泽变得越发深沉,狭长的瞳孔微眯,他伸出手掌撩开了安琳脸上的碎发。

  精致的小脸倏地出现在了自己眼中,迟怀景饶有兴趣地挑眉“小警察,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怔怔地看着眼前男人妖冶的面孔,安琳在迷迷糊糊间已经自动把对方当成了沈溪,她的手臂微微用力,拉下对方的脖子,然后轻轻碰触了一下他的薄唇。

  轻轻一吻,如同蜻蜓沾水,柔软又青涩。

  安琳吻完就要离开,迟怀景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,然后手掌按住了安琳的头,顺势加深了刚才的吻。

  浓郁的酒香从唇上传了过来,迟怀景微怔,从来没想过会有哪个女人的小嘴能如此甘甜。

  他越吻越深,带着攻略一切的炙热。

  安琳感觉要透不过气来,身子越发滚烫,好像要化作一滩水。

  气氛逐渐升温,正在两人意乱情迷间,门口忽地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“啊!迟总!你……”

  迟怀景松开了安琳,漆黑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不悦,冷眼朝门口看去,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站在门口,浓妆艳抹的脸上写着满满的惊讶。

  那才是他今天约的最新出道的女明星,可是不知为什么,品尝过怀里小女人的甘甜后,迟怀景现在对门口的女人提不起半点兴趣。

  “她是谁?你是不是喜欢她?”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,安琳害怕地缩在了迟怀景的怀里,紧紧地拽着对方的衣袖,像是害怕女人会夺走身边的人。

  看到安琳的手指紧紧地拽住自己的衬衫,甚至因为她,自己的衬衫上面都出现了几层褶皱,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感到生气,扭过头,对着门口的女人冷声命令“出去,关好门。”

  女人愣住了,本来今天晚上她才是主角不是吗?

  迟怀景挑眉,完美的五官混淆出了一种邪气“我不喜欢把我的话重复第二遍。”

  女人狠狠地打了个哆嗦,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,立马点了点头,走了出去还不忘关上门。

  做完这一切后,她站在门口,眼神中出现了沮丧与怒意,她攥了攥拳头,刚才在迟总怀里的人本来应该是自己的,一切都被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搞毁了!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