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34章 以前,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是个禁欲狂

第34章 以前,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是个禁欲狂

  翌日清晨。

  傅庭渊醒过来的时候,洛南初也被吵醒了。

  她在被子里看着男人立在床边穿衣。

  一件普通的白衬衫也被傅庭渊穿的很优雅很有型。

  她歪着头打量:“傅先生真是秀色可餐。”

  傅庭渊瞥了她一眼,她神色还有倦容,昨晚上她被他折腾的不轻。

  “看来你昨晚还没受够教训。”他声音不冷不热。

  洛南初脸上调笑的笑容一窒,身子往被子里缩去,想了想,又不甘心,故意讽刺道:“傅先生在床上这么不体贴,也怪不得白小姐要把你赶出来。”

  傅庭渊拿过西装,略带嘲讽似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离开了。

  洛南初看着他的背影,微微抿住了嘴唇,想起傅庭渊临走之前的眼神,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。

  她真是傻了。

  傅庭渊跟白芷颜上床,怎么可能会不体贴。

  那自然是小心翼翼,顾及白芷颜的感受,怎么可能会跟对她那样乱来。

  白芷颜是他万般宠爱的真心爱人,她竟然又拿自己跟她比,不是自取其辱吗?

  也怪不得傅庭渊临走之前也要冷嘲一下。

  *

  洛南初盘腿坐在床上,照例跟秦素吐槽傅庭渊天怒人怨的床技。

  大王叫我来巡山:作为男人,粗长有什么用,技术不好,多半是废了。

  我是一只小小鸟:初初,我刚听到一件事。

  洛南初看了屏幕上的字,一愣。

  大王叫我来巡山:什么?

  我是一只小小鸟:初初,阿烈快回来了。

  我是一只小小鸟:你帮我劝劝他,别跟殷漠北作对。

  我是一只小小鸟:他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三段字,南初看了又看。脸色沉静下来,她手指放在键盘上,微微抿了一下唇。

  大王叫我来巡山:他什么时候回来?

  我是一只小小鸟:我不知道。我在他书房门外听到他跟别人打电话,谈到这件事。

  这个他,殷漠北。

  洛南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她抬起手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一丝无能为力的痛苦从她心底漫溢上来。

  大王叫我来巡山:素素,我可能没法帮你。我在傅庭渊这边,我碰不到他。

  我是一只小小鸟:我知道初初,我没有怪你。我只是觉得比起我,你碰到他的概率会大一点……如果有机会遇到他,一定要劝他。毕竟……

  大王叫我来巡山:……我明白。

  *

  跟秦素聊完天,洛南初久久无法平静。

  她合上电脑,用力的揉着太阳穴。

  她神经一涨一涨的疼着。

  秦素落在殷漠北手里,那个男人阴狠专横,是不可能让他们碰面的。

  而要她劝,她又怎么劝?

  她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跟他碰到面。

  他不应该回来,殷漠北不可能放过他的。

  洛南初想到这里,心底越发沉重。

  *

  接下来的几日,傅庭渊日日回到别墅与她缠绵。

  以前,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是个禁欲狂。

  而现在看来,傅庭渊就是一个se魔。

  所以,以前不碰她,是肯定有女人替他在外面解决了。

  按照近几日=他的需求来看,跟她结婚的那三年,傅庭渊跟白芷颜应该暗度陈仓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